您當前位置: 人文 >> 玉溪文化
一個山地農耕民族的轉身
[ 玉溪網   發布時間:2019-05-10   進入社區    來源:玉溪網   點擊:0 ]

春。哈尼人栽秧春耕圖。2001年4月,紅河縣甲寅鄉作夫村。
春。哈尼人栽秧春耕圖。2001年4月,紅河縣甲寅鄉作夫村。

夏。稻苗返青的梯田里,正在醞釀著抽穗灌漿的希望。2009年6月,紅河縣樂育鄉尼美村。
夏。稻苗返青的梯田里,正在醞釀著抽穗灌漿的希望。2009年6月,紅河縣樂育鄉尼美村。

秋。峽谷梯田中稻谷金黃,剛剛開始收割。2014年9月,金平縣阿得博鄉期咱迷村。
秋。峽谷梯田中稻谷金黃,剛剛開始收割。2014年9月,金平縣阿得博鄉期咱迷村。

冬。波光粼粼的水梯田。老虎嘴梯田是典型的哈尼梯田世界文化遺產核心區。2004年1月,元陽縣攀枝花鄉勐品村。
冬。波光粼粼的水梯田。老虎嘴梯田是典型的哈尼梯田世界文化遺產核心區。2004年1月,元陽縣攀枝花鄉勐品村。

云南被稱為“山的王國”,在元江和瀾滄江之間的中間地帶連綿起伏的群山中,遍布著層層梯田。一座座巍然屹立的“田山”,山有多高,水有多高,田有多高,蔚為壯觀。這些精工開墾的梯田,大至十畝八畝,小到一件蓑衣可以遮蓋,奇形怪狀,舉世罕見。這就是藏在大山深處、哈尼族人民創造的世界文化遺產——哈尼梯田及其農耕文化形態。

一位希望通過種烤煙脫貧致富的哈尼族糯比支系婦女正在編煙葉準備入爐烘烤。1991年7月,元江縣羊街鄉壩木村。
一位希望通過種烤煙脫貧致富的哈尼族糯比支系婦女正在編煙葉準備入爐烘烤。1991年7月,元江縣羊街鄉壩木村。

一位糯美支系婦女的肖像。1999年3月,元江縣羊街鄉羅馬村。
一位糯美支系婦女的肖像。1999年3月,元江縣羊街鄉羅馬村。

時尚前衛的哈尼族姑娘。2018年5月,紅河縣寶華鄉龍瑪村。
時尚前衛的哈尼族姑娘。2018年5月,紅河縣寶華鄉龍瑪村。

公路邊眼神企盼地望著一輛汽車走遠的三個男孩。2018年11月我回訪了而立之年的三位男人,他們的共同點,都是羊街中學初中畢業,育有一個子女;其中中間那位書讀至玉溪民中高中畢業未考取大學,都回家務農。之后,他們和許許多多的農民工一樣,到他鄉打工尋求改變命運的突破口,現在都是家里的頂梁柱。有意思的是,當他們看到照片時,都不愿意認定自己就是照片上那個人。1989年2月,元江縣羊街鄉垤霞村。
公路邊眼神企盼地望著一輛汽車走遠的三個男孩。2018年11月我回訪了而立之年的三位男人,他們的共同點,都是羊街中學初中畢業,育有一個子女;其中中間那位書讀至玉溪民中高中畢業未考取大學,都回家務農。之后,他們和許許多多的農民工一樣,到他鄉打工尋求改變命運的突破口,現在都是家里的頂梁柱。有意思的是,當他們看到照片時,都不愿意認定自己就是照片上那個人。1989年2月,元江縣羊街鄉垤霞村。

在外地打工回家過年的一位哈尼族姑娘與我們擦肩而過。2017年11月,金平縣阿得博鄉高興寨。
在外地打工回家過年的一位哈尼族姑娘與我們擦肩而過。2017年11月,金平縣阿得博鄉高興寨。

哈尼族是一個勤勞智慧、富于想象和具有創造精神的民族。哈尼族用勤勞的雙手、超群的毅力和豐富的想象,創造了舉世矚目的梯田文化和茶文化。在紅河和瀾滄江流域的崇山峻嶺,哈尼人利用有利的自然條件,創造并完善了山地梯田稻作農耕文明,神奇壯觀的“哈尼梯田”聞名于世。

茅草房寨子。2000年5月,元陽縣攀枝花鄉攀枝花村。
茅草房寨子。2000年5月,元陽縣攀枝花鄉攀枝花村。

“茶馬古道”“稻米之路”“西南絲綢之路”,是哈尼族先民的南遷之路,更是古代傳播文明之路。中華大地孕育的55個少數民族多彩斑斕的民族文化,同漢族文化一道從遠古走到今天,匯入了中華文化壯闊的歷史長河。哈尼族與其他民族一道“共同團結進步,共同繁榮發展”,新中國成立的70年、特別是改革開放40年來,哈尼族地區發生的巨變并不是“翻天覆地”一詞所能概括的。

頗具現代感的鋼筋混凝土結構小洋樓。2014年8月,元陽縣攀枝花鄉攀枝花村。
頗具現代感的鋼筋混凝土結構小洋樓。2014年8月,元陽縣攀枝花鄉攀枝花村。

哈尼族總人口約150萬,主要分布在哀牢山和瀾滄江無量山之間的廣闊山區。這里地貌復雜,海拔高差2700多米,具有大自然中的五個氣候帶,四季分明,雨熱同期,適宜各種動植物生長。特殊的地理位置和氣候條件構成了哀牢山得天獨厚的生態環境。哀牢山的原始森林,調節著哈尼族地區生態系統的良性循環。哀牢山像一座巨大的綠色水庫,山高水長,終年溪流不斷,為哈尼族的生存和梯田的稻作提供了優越的自然條件。

昔日被稱為“討飯之鄉”的村寨如今高樓林立,現代感十足。2016年3月,紅河縣垤瑪鄉垤瑪村。
昔日被稱為“討飯之鄉”的村寨如今高樓林立,現代感十足。2016年3月,紅河縣垤瑪鄉垤瑪村。

哀牢山哈尼族的社會經濟是梯田農耕文明的直接產物,千百年來,哈尼族意識形態、精神文化生活深受其影響。現在,由于先進生產工具的廣泛運用和具備一定的科學文化知識,哈尼族的梯田耕作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哈尼族的思想觀念也發生了深刻變化,貧窮落后的面貌正在改變,不少哈尼人從傳統單一的自然經濟中走出來,涌入商品流通領域,加工、運輸、販賣、飲食等經營活動日趨活躍。有的已經走出大山,到大中城市經商、讀書深造,成為山之驕子,正撥動著時代的聲音。

晨輝中的哈尼梯田。2002年1月,元江縣那諾鄉打芒村。
晨輝中的哈尼梯田。2002年1月,元江縣那諾鄉打芒村。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涼風冬有雪”,人間的節奏就是這樣。以為時鐘的滴答滴答僅僅是煩悶無聊的重復,其實這正像是脈搏和心跳一樣,是生命的低音,是人生的底色,正是在這個基礎之上我們才能創造出各種復雜和曼妙來。哈尼人的生活也一樣,就是從千百年來循環往復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生活哲學中,慢慢實現從山地農耕文明到現代文明的轉身。

編輯:蔣嬋雯
分享到:
相關鏈接
關注在玉溪微信
下載玉溪日報新聞客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