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位置: 新聞 >> 玉溪新聞 >> 法治
賭坑
[ 玉溪網   發布時間:2019-08-08   進入社區    來源:   點擊: ]

□ 字新軍 丁耘

2017年底,小杰獲得了一個賭博網站的網址,本著玩玩的心態,小杰成為了該網站的“注冊用戶”。那時,部隊管理嚴格,他只能偷偷摸摸地玩,由于一次也就幾十元錢,輸贏也不大,小杰感覺對他的生活沒有造成實質性的影響。

但是每次輸光自己的津貼后,他都想著要贏回來,而且這種想法越來越強烈,不知不覺中,小杰在網絡賭博的路上越走越遠。

2018年9月,小杰退伍了。由于缺乏管束,小杰進入賭博網站的時間越來越多,輸贏也越來越大。為了籌集賭資,小杰先后找了幾份工作,但微薄的收入根本就填不滿他沉迷賭博的窟窿。

這時,賭博“吃人”一面開始顯現,小杰滿腦子想的就是回本,但是他越這么想,輸的就越多。

小杰上網賭博的時間越來越長,有時一天長達五六個小時,他根本就控制不了自己的行為。慢慢地,他開始入不敷出,沒過多久,他就輸光了4萬多元的退役費。

這時,小杰已經輸紅了眼,在賭博的路上越陷越深,他心里想的只有一件事——回本。為了籌集賭資,小杰先是將目光放在了父母的身上,買衣服、學車、開店……以各種借口向父母伸手要了5萬多元錢,后來又向朋友借了8000元錢。

小杰充值的金額越來越大,最多的一天,他在網站上的資金流水達五六十萬元。贏的時候,他很興奮,輸的時候,想要贏回來的想法越發強烈。他也先后提現過幾萬元,但最終這些錢都是曇花一現,不管是要的錢、借的錢還是贏的錢,最終都流進了賭博網站。

在輸光了自己的退役費后,小杰的心有點慌了,他害怕被家人知道,怕父母責怪,于是想到了偷點錢來填“坑”。他抱著不一定被人發現的僥幸心理,走上了盜竊的道路,走進了自己親手挖的“坑”中。

今年1月20日,小杰通過導航,進入了易門縣三元村尋找“目標”。當他走到村子里的一幢兩層樓房時,發現這家的大門是用常見掛鎖鎖著。于是,他趁四周無人翻墻而入。進入房中后,小杰在臥室的衣柜里發現一個抽屜,撬開一看,一大堆錢出現在他面前。這讓小杰緊張而激動,他將所有口袋都塞滿錢后,翻墻返回家中。這一次,他偷了13萬余元。

在不到兩個月的時間里,小杰除了少部分錢用于基本生活開支外,其他的錢全都用在了賭博網站上,很快又輸光了偷來的13萬余元巨款。

為了籌集賭資,他毫無顧忌,頻頻白天作案,將罪惡的雙手伸向農村群眾,現金、金銀首飾……凡是值錢的財物他都不放過。4月17日至20日,他在易門縣、峨山縣的多個村子入室盜竊6起。在盜竊7000多元財物后,小杰嫌錢太少,竟然再次“光顧”三元村他盜竊巨款的那戶人家碰運氣,但無功而返。然而,才過了三天,他盜竊的7000多元錢又在賭博網站“泡湯”了。4月24日至26日,他又先后潛入易門縣的幾個村子入室盜竊8起,盜竊財物8000余元。

這時,小杰還不知道,他的盜竊之路已經走到了盡頭。4月26日下午,當他在易門縣龍泉街道水橋村委會一村民家中實施盜竊時,突然聽見了開門的聲音,他迅速翻墻逃跑,但還是被村民發現了。由于是白天,小杰無處遁形,只能像無頭蒼蠅一樣在田間亂竄,雖然他很能跑,但是跑著跑著,就陷入村民的包圍圈,被村民當場抓獲。

面對警方的調查,小杰認為他當天才偷了20多元錢,抱著一絲僥幸心理,稱自己“只是到村子里偷點錢”,試圖蒙混過關。但是警方通過對近期縣城周邊發生的多起入室盜竊案進行分析后,斷定小杰“不簡單”!

警方通過多方調查,發現易門縣多起盜竊案現場都出現了小杰的“身影”。警方判斷,這絕不是巧合,小杰應該就是今年以來多起入室盜竊案的犯罪嫌疑人。隨著調查工作的深入,小杰交代了自1月以來,他流竄到易門縣和峨山縣入室盜竊15起的犯罪事實。

“我把自己的青春都賭進來了,很不值得,我對不起父母和親人?!痹諞酌畔乜詞廝?,小杰后悔地說。

世上沒有后悔藥,沉迷賭博,只會坑人坑己,所謂的一夜暴富根本就是水中月、鏡中花。希望小杰的故事,能喚醒那些沉迷賭博的人。

(文中人名為化名)

編輯:王德有
分享到:
關注在玉溪微信
下載玉溪日報新聞客戶端